首頁 河大新聞網 毓秀人物 正文

【保研人物】武小力:月色與雪色之間,你是第三種絕色

保研人物 武小力

人生有許多事情,正如船后的波紋,總要過后才覺得美的。    ——余光中

第一次遇見她,是在河北大學新區的圖書館大廳。扎著干凈清爽的馬尾,雙目清澈明亮,靜坐在紅色座椅上,微微側身,一顰一笑洋溢著青春活力。廳內曠且靜,對視的瞬間,我們不約而同地笑了。

武小力是河北大學歷史學院2014級歷史學專業的學生,大一時便萌生了讀研的想法,第一個選擇就是華東師范大學的中國近現代史專業。武小力雖然是保研到華東師范大學的學霸,但格外的平易近人。本應我去本部進行采訪,但她擔心從新區到本部的路程太過奔波,選擇自己到新區接受采訪。采訪落座前,她為我拉開座椅,那一瞬間,她的身上散發著獨特的人格魅力。在月色與雪色之間,她便是第三種絕色,用自己的實力為自己贏得絕色的人生。

暑假期間她參加了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的夏令營。在此期間,聆聽了該系老師的講座,向老師請教問題,參加論文評比活動等等。她在其導師崔軍鋒老師的指導下反復修改論文,對研究領域的文章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這些過程有助于提升歷史學素養,因此她收獲很大。最終,武小力所提交的論文獲得“第九屆全國歷史學本科生論壇三等獎”。

保研院校比較看重的是學生的綜合素養和研究潛力。當然,成績也是至關重要的。如果在競爭年代不想落后于人,就要比別人多付出。就是這樣的她,大一到大三期間榮獲了國家獎學金、國家勵志獎學金、校一等獎學金、“三好學生”榮譽稱號,也取得大一學年4.42、大二學年4.62、大三學年4.77的優異績點。她便是父母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,是傳說中的學霸本尊。

在確定保研名單之前,武小力坦言內心非常忐忑不安。為通過保研面試,武小力事先做好準備功課,比如:了解感興趣的專業研究成果,清楚認識目前的研究問題,練習英語口語并提高英語閱讀能力。上蒼對每個努力的人都是眷顧的,得知保研成功時,武小力說:“心里松了一口氣,也實現了三年的愿望,覺得自己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得知這個消息后,她沒有驕傲張揚,而是調整自己的心態,為自己下一階段的學習做準備。在武小力看來,取得保研資格僅是目前的一個階段性收獲,將來會面臨更大的競爭和挑戰。

關于校園生活的回憶,武小力也曾像如今的我們。大一時加入了興趣社團武術協會,校媒紅色戰線運營部并在大二時擔任副部長,那時的武小力也過著忙忙碌碌的生活。對于學習和參加活動的看法,武小力向我們談到自己的經驗:大四若有繼續學習、讀研的想法,那就合理安排個人時間,多把精力放在學習上;但若想直接就業,那就適當參加這些活動鍛煉自己。學習如何接觸社會,如何為人處世,待人接物。武小力曾在課余時間做過促銷員、家教等兼職,這樣可以掙些零花錢,也可以鍛煉自己。對于她來說,這些都是大學生活比較難忘的經歷。

生活需要最狂的風,也需要最靜的海。她執筆為自己寫下座右銘“做最好的自己”。在她眼中,這就意味著不滿足現狀。如果自己和別人相比有所欠缺,就需要認真審視自我,用努力和汗水去彌補缺憾。只有做得更好,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優秀。

武小力笑談自己的性格偏安靜,平時總泡在圖書館里讀書,喜歡徜徉在文字在海洋中。她通常喜歡坐在圖書館靠近窗臺的地方,天氣好時,會有陽光從玻璃窗上射進來,打在書頁上,泛起一絲絲黃暈。她也喜歡下雨的天氣,持著傘漫步在雨中,什么煩惱也不去想,靜靜地享受每一刻,也在雨中感受校園的朦朧之美!她最喜歡讀的一本著作是《飄》,因為不管怎樣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。她很喜歡聽莫扎特的鋼琴曲,偶爾聽個鋼琴曲,在空靈的音樂中讓浮躁的靈魂沉靜。每每有感而發便會寫日記,點滴小事,收獲感悟,用文字記錄下自己的人生。或許在旁人看來,武小力擁有著學霸的成績,文青的生活,但也會在雙十一的凌晨搶購,偶爾毛毛躁躁、粗心大意,私下里也是一個接地氣的北方女孩兒。

談及近期目標,武小力想好好學習,通過學習填補知識的空缺,努力提高自己的素養。未來她想考雅思,繼續讀博,在研究生階段會積極爭取出國交流的機會。在她看來,上海是一個開放包容、兼容并蓄的城市,希望借此機會能夠充實自己,拓寬自己的眼界,在學業上有所成就,用恒心和進取心為自己爭取機會,從各方面完善自己。未來的就業方向更傾向于歷史方面的學術科研工作。聊到對未來生活的期待時,武小力表示:“希望自己繼續努力,自學一門或兩門語言,比如日語、法語呀,我對它們是很感興趣的。”在河大的校園,武小力最喜歡的是七教。在那座角落里的教學樓,數個日夜都曾有她那奮筆疾書的背影,而那些曾經的美好將會被珍存在那獨屬于她的回憶里。

談到對母校最想說的心里話,她笑著說:“在河大收獲很多,很感謝母校給我們提供了那么好的學習平臺,也很感謝老師與同學的鼓勵與幫助,希望母校在未來發展越來越好!”作為學姐,也為學弟學妹留下寄語:“大學四年時間眨眼間就過去了,找準自己的定位,學會把握時間,多讀書。”

流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或許多年后她是干練的科研學者,或許她記不清哪年哪月的哪天,她曾奔走往返在七教與圖書館的路上。但河大七教的那排座椅中會一直有她的身影,窗明幾凈,一半灑落陰涼,一半沐浴陽光。絕色人生,絕色韶華,而在月色與雪色之間,她便是這第三種絕色。

責任編輯:梁悅悅
0

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

Copyright 2009-2011 news.hb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Best view 1440*900

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,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

冀ICP備05007415號

期待黎明送彩金